鄂尔多斯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闯入者” 王小帅秀文笔文学qq_财经

网络整理 2017-07-07 最新信息

  “闯入者” 王小帅

  葛怡婷

  自2015年的《闯入者》之后,王小帅尚无新长片问世。不少人认为他因为票房失利,受伤失望了。“这可能是商业片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严肃电影最坏的时代。”近日,王小帅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他现在“更加不在乎那些(票房)”。

  “就像谈恋爱。你已经点了蜡烛,弄出个心形,守在她门口,用各种手段说你爱她,为她吃尽苦头,人家就不理你,人家没反应,你根本改变不了她,那就退后一步算了。电影还是做我自己,不理解就不理解吧。就好像某个姑娘喜欢了大款,坐上了豪车,住上别墅就走了,你有什么办法呢,她喜欢这个,现在中国电影不喜欢我这样的人。”

  王小帅就像一个闯入者,跌入喧哗的娱乐时代。《青红》《我11》《闯入者》是他用十年完成的“三线建设”三部曲,揭开了特定时代人的伤疤,看见里面的脓血。他平静又愤怒地展现那个时代的冰冷、粗糙和剧烈的伤害。王小帅的父母是参加三线建设的知识青年,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原本在上戏教书的父亲随着在军工企业工作的妻子去了贵阳,支持“三线建设”,多年后想回到上海,却很难再回去。

  王小帅称自己是一个“没有确定故乡”的人。在他的私人笔记《薄薄的故乡》里,父亲曾讲过一句话:心里真是痛苦,作为老百姓我们只能洪流怎么走就怎么走,像河流里的沙子,冲到哪儿是哪儿。王小帅跟着父母亲半生漂泊,出生地上海,童年在贵阳,少年去武汉,成年漂往北京,他在电影中也不断书写着离开。他把那段影响了许多人的时代带到了当代,但没有太多人关心发生在这群人身上的后遗症。毕竟,“你的11岁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一个提倡对过去遗忘、重视物质的时代,历史和政治的影响有多大,似乎不重要了。王小帅觉得,现在的创作者普遍不太关心社会,不发出声音,不关心政治,也不面对历史。“作为导演,你可以去拍嘻嘻哈哈的片子,不愿意呈现(现实),我没有意见,这是每个人的选择,问题是他态度不清晰,本身就不思考。这关乎我们的环境,而不是电影本身了。”

  王小帅的创作并没有停滞。正在筹备的电影《地久天长》,是他此后十年“家园三部曲”的开端,和此前私人化的叙事不同,它不再是个人感受的书写,而是要挖掘当代人的现实处境,以及背后隐秘而复杂的关系。

  这两年,除了电影剧本创作之外,王小帅同时投入到了对新导演的扶植。不久前入围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的《老兽》正是王小帅监制的作品,内蒙古鄂尔多斯导演周子阳用现实与超现实结合的方式进行关于故乡的一次美学探索。王小帅要做的是帮助这些年轻导演坚持自己的作者性。“有些不错的东西别人拿走了,慢慢就变样了,资本进来了,所谓分析市场的专家进来了,还没开始,营销部门进来了,慢慢就掩盖了导演的创作初衷。我们不要去想市场、营销,咱们就好好把电影做好,既然选择了作者性,就要保持最原始的东西。”

  今年,王小帅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的评委会大大,他这样形容这个单独为新人开辟的奖项:“它是一个避风港,这个避风港可以避免外界大风大浪的侵蚀,让新导演在此梳理自己的羽毛,积蓄能量。”

  对王小帅来说,初次拍电影的人最让人感动的是没有一丝顾虑。“在困境之中,在局限之中,在匮乏之中展现出的原始的创造力,电影的荷尔蒙。”这样的表达让人联想到年轻时的王小帅。

  上世纪90年代初,拍《冬春的日子》时,王小帅是一个冲突体制选择独立创作的新人。《冬春的日子》是他这辈子最难忘的事,因此他把自己的影视公司命名为“冬春影业”。电影主演刘小东和喻红是他在念美院附中时认识的同学,“拍完之后在一位朋友家里,拉了一块白布,借了一个放映机就放了,看完大家都觉得不错。当时觉得这是我的第一部电影,也可能是最后一部电影。”对于王小帅来说,这是导演生涯的开始。电影中迷茫的“小艺术家”后来也成为蜚声海外的艺术伉俪,参演的娄烨和王小帅一样,迄今都是第六代的领军人物。而已过知天命之年的王小帅,似乎还是那个当初拍《十七岁的单车》的年轻导演一样,始终保持着少年心气。

  对新人导演,作为过来人的王小帅给出的建议是,要做有“心”之人。“就像男生女生真正动心了以后的相处,有的时候可能很笨拙,你看到他真心地慌了,这也是很可爱的,相反如果大家抱有目的地相处,钱、相亲,这样的方式也可能成功,但不如动心了以后那种生动。”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Tags: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