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网

首页 > 同城信息 / 正文

鄂尔多斯农商行申请再审5亿元票据案被驳回,原董事长妖精阿瓦隆传奇已被捕

网络整理 2019-02-27 同城信息

[摘要]案发时担任鄂尔多斯农商行董事长的张增强,因涉嫌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由鄂尔多斯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一则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再将持续数年的鄂尔多斯农商行与苏州银行间的票据合同纠纷案拉入公众视线。

中国裁判文书网1月15日披露的民事裁定书显示,一、二审均败诉且持有的三只总面值7.3亿元的国开债券被法院裁定拍卖、变卖后,鄂尔多斯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鄂尔多斯农商行)向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法)申请再审与苏州银行间的5亿元票据合同纠纷案。不过,最高法最终驳回了鄂尔多斯农商行的再审申请。

此外,澎湃新闻记者从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网站获悉,案发时担任鄂尔多斯农商行董事长的张增强,因涉嫌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由鄂尔多斯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对张增强决定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从鄂尔多斯农商行网站发布的相关消息来看,鄂尔多斯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高屹东已担任该银行党委大大。根据鄂尔多斯农商行章程,该银行董事长、党委大大原则上由一人担任。不出意外,高屹东或将出任鄂尔多斯农商行董事长。

案涉11亿元票据案,鄂尔多斯农商行一年净利仅3亿元

苏州银行与鄂尔多斯农商行的纠纷源于一起票据案,涉案金额为5亿元,据此前苏州市中院的判决,鄂尔多斯银行应向苏州银行支付5笔共计5亿元的票据款及相关利息、超400万元的律师费损失、超300万元的案件受理费和财产保全费等赔偿。这一赔偿金额对于鄂尔多斯农商行而言可以说是一笔巨款。

由于鄂尔多斯农商行并未披露2018年的任何财务数据,从其2017年年报来看,该银行注册资本为7.8亿元,总资产350亿元左右,2017年净利润为3.14亿元,不良贷款率达4%。

从判决结果来看,鄂尔多斯农商行一二审均败诉。2017年11月1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显示,尽管鄂尔多斯农商行在二审中连提管辖权异议、涉刑事案件应中止审理等5理由要求撤销一审判决,但都被法院一一驳回。

在向最高法申请再审时,鄂尔多斯农商行依然提出了5点理由,包括认为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案件涉嫌刑事犯罪,一、二审法院未予中止审理违法;案涉票据及相关印章均系伪造,应认定合同无效或可撤销等。

最高法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认为二审判决认定本案系合同纠纷,并判令鄂尔多斯农商行向苏州银行划付款项并赔偿相应损失等并无不当;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仅对案涉《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形成的法律关系作出认定,并对鄂尔多斯农商行中止审理的请求未予支持并无不当;并且,一、二审法院不存在程序违法。

此案最早要追溯到2015年7月2日,鄂尔多斯农商行向苏州银行转贴现一批金额为6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而鄂尔多斯农商行的汇票则是从新疆阿克苏库车国民村镇银行手中“买”来的,双方签订了《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

当日,苏州银行就以同样的手法将这批票据转让出去。经过多次转让,票据转到了民生银行三亚分行手里。最终,该批票据中有5亿元到期后无法兑付。由此造成了包括民生银行、苏州银行、鄂尔多斯农商行等多家银行在内的连环诉讼。也即,处于票据转让顺序的后手向前手提起诉讼,要回票据款。苏州银行则分5起案件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每起案件均请求判令被告鄂尔多斯农商行向其支付涉案商业承兑汇票项下未支付的票据金额1亿元及相应利息,并申请财产保全。

其实,在苏州银行向自己追索5亿元的同时,鄂尔多斯理论上也可以向其前手新疆阿克苏库车国民村镇银行追索。只不过,库车国民村镇银行注册资本仅3000万元,就算其有追索权,库车国民村镇银行也可能没有支付实力。

多次遭审计部门通报,2017年不真实转让不良信贷资产41.14亿元

鄂尔多斯农商行的经营问题屡遭通报。

2018年8月22日,鄂尔多斯市审计局局长王苏和在鄂尔多斯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作《鄂尔多斯市2017年度市本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时表示,2017年8月以来,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跟踪审计主要围绕该市加快城市基础设施重大项目建设、农商行防控金融风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相关政策措施贯彻落实情况进行审计。

其中,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有三项,其中便包括鄂尔多斯农商行不真实转让不良信贷资产41.14亿元,少计不良非信贷资产1.5亿元。

王苏和在2016年9月作《鄂尔多斯市2015年度市本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时也曾提到,该市农村商业银行行违规向限控行业企业发放贷款9020万元。其中鄂尔多斯农商行5000万元,鄂托克农商行4020万元。

除此之外,原银监会网站在2016年披露的2张罚单显示,在2012年和2014年,鄂尔多斯农商行分别因违规签发承兑汇票、违规发放贷款,收到了内蒙古银监局、鄂尔多斯银监分局开出的年度首张罚单,分别被罚50万元、20万元。

内蒙古农信系统2018年人事地震,鄂尔多斯农商行前董事长已被逮捕

从官方披露的消息来看,内蒙古的农村信用联社系统去年人事地震不断。

2018年07月19日,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已于当年3月退休的内蒙古自治区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原副大大、理事长杨阿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当年8月25日,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称,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党支部大大、理事长郭玉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党委大大、理事长刘凤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月31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消息,依法对5家省联社违法违规问题进行行政处罚,其中包括内蒙古在内的5家省联社在具体履职中存在一些突出的违法违规行为,比如:对农合机构偏离支农服务主业没有有效纠正,在落实风险防控处置责任方面履职不力,违规开展相关业务,高管人员违规履职问题突出。

银保监会表示,部分省联社严重违反监管规定,违规设立实体企业、未经批准超范围开展业务等,个别省联社甚至越权干预农合机构经营决策,违规牵头组织发放大额、异地、非涉农贷款,形成大额风险暴露。

鄂尔多斯农商行前身为东胜区农村信用社,成立于1953年,2007年7月29日挂牌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成为中国西部及全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首家农商行,张增强即为董事长。从张增强公开出席相关活动的时间来看,其或是在上述监管部门问责内蒙古农信系统期间被带走调查的。当时亦有消息传出,称张增强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鄂尔多斯农商行网站发布的多篇新闻稿件显示,张增强曾在2018年8月13日召开的该银行2018年7月份经营分析工作会议上做了题为《彻底剖析转变思想观念 重塑真抓实干奉献精神》的主题讲话,并对全行8月份工作提出具体要求。8月23日,该银行发布了8月15日开展的主题党日活动相关新闻稿,稿件提到,“本次主题党日活动分为四个环节:一是学习张增强董事长和刘生荣行长在7月份经营分析会上的讲话”。 不过,在当年9月9日召开的鄂尔多斯农商行2018年8月份经营分析工作会议时,身为董事长的张增强缺席会议。

2018年10月8日,鄂尔多斯农商行召开2018年四季度经营管理工作调度会,会议则由鄂尔多斯农商银行党委大大高屹东主持,高屹东为鄂尔多斯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高屹东在发表主题讲话时要求,要进一步厘清董事会、监事会、经营层工作责任和议事规则,牢固树立责任意识、规矩意识,不缺位、不越位。纪委要聚焦执纪问责主业,认真履行监督责任。做实做严审计监督,以审计端作风、以审计促业绩、以审计把方向。

2018年12月11日,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称,鄂尔多斯市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增强涉嫌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一案,由鄂尔多斯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张增强决定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2019年2月18日,鄂尔多斯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任免职名单,免去高屹东的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职务。而根据鄂尔多斯农商行章程,该银行董事长、党委大大原则上由一人担任。不出意外,高屹东或将出任鄂尔多斯农商行董事长。

Tags:鄂尔多斯农商行申请再审5亿元票据案被驳回   原董事长已被捕   鄂尔多斯   农商银行   苏州银行   商业承兑汇票   内蒙古   转贴现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